51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51书屋 > 和平精英之最强指挥 > 第23章,胡飞的立场

第23章,胡飞的立场


  陈然不懂,但是乔韵很懂,就在陈然第二次想要下笔签字的时候,手腕又被乔韵一把抓住了,一个劲用眼神示意他,一定要慎重考虑一下再做决定。

  因为乔韵知道,无论是电竞选手还是普通人,你的起点就注定了你的高度,她不相信屌丝逆袭和出人头地的童话,只相信有了台阶和推手你才能向上攀爬。

  虽然她很佩服曾志兵那种坦坦荡荡的浩然气度,但她是站在陈然的立场来衡量利弊,和人家jc奸臣俱乐部那样的电竞豪门相比,SV俱乐部连个PEL的赛事名额都没有。

  想要获得PEL的参赛名额,除了花大几千万去买之外,就只能在海选赛、城市赛、四季联赛等等各类赛事中拿到足够多的冠军,打出相当大的名气才能出线,才能参加pel、国际冠军杯之类的大型赛事。

  所以对于一个有潜力的选手而言,选对一个俱乐部,至少起点就要站的比绝大多数人高,机会也要比绝大多数人要多得多的多。

  但还是那句话,一是为了面子,陈然根本不屑于把自己面临的经济窘境示与旁人,二是他对这些电竞圈的业内知识是七窍通了六窍,可谓是一窍不通。

  乔韵也不可能当着曾志兵和姜伟明的面,把这些弯弯绕绕、给陈然解释得清清楚楚,所以她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陈然大笔一挥,潇洒的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陈然的座右铭就是字你可以写的不好,但签名必须帅!

  陈然正式加入了SURVIVOR幸存者电子竞技俱乐部,成为了SV战队的一名替补。

  虽然他拿着俱乐部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虽然他在俱乐部有一票否决权,但他还是选择做替补。

  经过与曾志兵的商量,取得他同意以后,陈然选择暂时蛰伏,低调行事。

  现在的SV队长胡飞、也就是SV·AcTion,他合同还有两个月就要到期,曾志兵也语重心长的找他谈过几次,他都一推再推,看来是铁了心的不再和SV续约。

  一个月以后的魔都,会出现一场由腾讯发起、联合国内各大直播平台共同冠名举办的一场秋季冠军杯的城市海选赛,胡飞可能打完比赛就会离开幸存者、离开SV·俱乐部。

  胡飞走后,陈然就要走马上任SV的队长指挥一职,所以他必须提前在暗中了解清楚队里每个人的性格、实力、人品、风格,起码要做到心里有数。

  签完合同以后,曾志兵说出去有点事儿,让姜伟明带着陈然把sv俱乐部里里外外参观了个遍。

  训练室,会议室,休息室,办公室,还有一个只摆了一张台球桌的简易活动室。

   SV·俱乐部把整个菜市场二楼都租了下来,地方还不小,340平米。

  宝山这边租金还算是便宜的,月75一平,租金加上水电,一年就得撒出去30多万。

  还有街对面租来给队员住的六间公寓,单间每月3500,六间每年就得花掉20五六万,等于说每年的租房开销就得将近50万。

  加上员工工资,队长胡飞月薪是12k,陈然月薪20k,张君孝魔和陶兵翘楚的月薪是8k,潘大鹏和田小宝两个替补月薪是4.8k。

  林林总总一年也要近50个w,再加上官方赛事专用手机一台就得万儿八千,一年一换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总的来说,SV俱乐部一年总的基本开销就得100往上走,不得不说电竞俱乐部不是一般平民老百姓玩的起的。

  当晚,曾志兵慷慨的组织了一次俱乐部全体聚餐,一来算是给陈然接风洗尘,二来这类私下聚会大家也都能放开了聊,方便陈然和其他队员熟络熟络感情。

  乔韵也就理所当然的跟着去蹭了一顿,用她的话说就是不吃白不吃,虽然她不缺那点儿钱,关键是还能继续和陈然呆一块儿。

  陈然本来酒量就不好,又被一大帮子牲口的轮番灌酒,整的他脸红气喘而又晕晕乎乎。

  找了个上厕所的借口,跑到餐厅门口的垃圾桶哇哇的扣着嗓子眼,吐的他头重脚轻而又眼泪汪汪。

  乔韵紧随其后的跟着他跑了出来,搀扶着给他拍背,递水给他漱口,又拿纸巾给他擦嘴,又扶着他走到路边的长椅上坐了下来,全心全意的把他照顾得无微不至。

  “你先进去,我在这儿透透气!”

  陈然看到胡飞从餐馆走出来,好像是在找自己,看到乔韵和自己在一起之后,脚步就有些迟疑。

  陈然大概猜到他是有话想要对自己说,所以让乔韵先回避一下,乔韵也不会跟陈然耍大小姐脾气,听话的走回了餐厅。

  “没喝过酒?”

  “喝过,就是酒量不好!”

  胡飞走过来坐到陈然身边,看见陈然在身上到处寻摸着什么?

  “找这个吧!”他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利群,拿出一根递给陈然。

  陈然把烟叼在嘴上,又迷迷糊糊的在身上摸来摸去。

  呵呵?

  胡飞笑了笑,又拿出了他名贵的Zippo打火机,随着叮的一声,一撮橘黄色的火苗高高窜起。

  他帮陈然把烟点上以后,给自己也点了一根,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后缓缓的吐了出来,他脑袋靠在长椅上,久久没有说话。

  “啥事儿你就说吧,大老爷们别整得娘们儿唧唧的!”

  “jc奸臣听说过吧!”

  “今天才略有耳闻,给了你多少?”

  “他们给我的比你在这里得道的要多,又还不到他们给你开的一半!”

  “呼!人各有志,没什么好谴责的!”

  “我老爸要做开颅手术,我需要这笔钱,所以我别无选择?”

  “唉?”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无奈。陈然也不好多说什么。

  他就静静地在长椅上坐了许久,听着胡飞絮絮叨叨的说了许久。

  说他自己的人生际遇,说曾志兵的殚精竭虑,说姜伟明的竭心尽力,说SV俱乐部的求存不易。

  说电竞被资本操盘的无奈,说选手被资本剥削的感慨。说环境被国会净化的欣喜,说行业被国会拓展的开怀。

  说陈然能无视jc奸臣巨大利益加入战队,今天曾总是真的高兴,姜伟明是真的欢喜,说他自己无能为力,心里有多么的过意不去,对不起曾总,对不起明哥云云。

  由此也能看得出,他对俱乐部还是有感情的,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只是应了那句老话,大人物的烦恼千千万万,小人物的烦恼穿衣吃饭。

  此时天已经渐渐黑了,街边昏黄的路灯也都亮了起来,就在陈然都快被他的呢喃声催眠的时候,餐厅里的那一帮牲口才摇摇晃晃的推门走了出来。

  时近初秋,晚风习习,就在昏黄的路灯下,一个个就像是午夜凶灵似的鬼哭狼嚎,又像是丧尸出笼一般东倒西歪。

  就连平时看起来一本正经的曾志兵和姜伟明,都在不顾形象的扯着那被烟酒侵染多年的破锣嗓子,歇斯底里的嚎着兄弟你瘦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