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51书屋 > 和平精英之最强指挥 > 第28章,那该死的压迫感

第28章,那该死的压迫感


  3……2……1,哒哒哒!哒哒哒,两辆车在相距百米开外就同时搂火,密集的子弹如同瓢泼大雨般朝着对方车身相互倾泄而去。

  就在两车的间距即将到达最佳输出距离的时候,冷总犹如神来之笔一般,一个极限向左掉头抢了个低坡,自然而然的就拉扯出了一个前后追逃的局面。

  而在对方眼里,冷总提前转向的行为应该是车子耐久见底了、怂了、不敢摇了,所以就跟吃了过期春yao似的嗷嗷叫着追了上来。

  陈然虽看不惯兰四封的德行,但人家三个队友枪法也都不是盖的,噼里啪啦的子弹叮叮当当的集火在我方的车屁股上,车子的耐久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往下掉。

  对面低坡还敢追,那就等同于白给,我方掉的是车辆耐久,而对方掉的是人。只见对方在陈然代言和阿旺的三人集火输出下,车上的人一个接一个的往下掉。

  短短数秒之内,对方的金玛就变成了一辆空车,那种视觉冲击力,是没摇过车的人完全体会不到的。

  陈然打下来两个,代言和阿旺一人一个,冷总一个漂亮的甩尾回去舔包,同时还不忘调侃了一句“四号兄弟枪法可以啊?”

  “是冷总枪线给的好!”

  陈然虽然害羞,但还是打开麦克风客气了一下,不过也不完全是客气,因为冷总无论是战术还是开车,那就是一个字,稳!

  冷总提前拐弯抢低坡的做法就很稳;虽然有点儿不讲武德。你要追过来那就是靶子,你要不追那就各回各家、有缘再见。

  反正冷总开车就是特别稳,除非中埋伏,几乎不会出现那种一车人被扫炸的事情。

  情愿接受小胜或平手,都不会顶着大败惨败的风险去苛求大胜全胜。

  不得不说的是,冷总的这种稳,在很多对游戏理解不够深刻的人看来,那就是怂,有时候明明可以拉近距离一波分胜负,但冷总偏偏就爱绕大圈,拉近给一波枪线就溜,东绕西绕的才能解决战斗。

  有时候明明都一穿三了,只剩最后一个人了,大家觉得都应该乘胜追击,拿个四连枪王,到时候剪辑出来也比较精彩,但冷总偏偏不敢干拉出去硬刚。

  就连别人反过来找他殊死一搏的时候,他都要磨磨蹭蹭的拉扯,迂回,打侧身,偷屁股,或者是等待队友支援,的确是看得很多人抓心挠肝的着急上火。

  但是、但是、但是只有你作为敌人面对他的时候,你才会直观的感受到冷总的这种稳,究竟有多么可怕、究竟有多么恶心人。

  他永远不会给你痛痛快快的死,或者痛痛快快赢的机会,简直是让你无能狂怒而又无可奈何。

  拉扯、袭扰、攻心为上、分而歼之、可谓是深得伟人论持久战的奥义和精髓。

  就连舔包补充物资的时候,冷总都是让队友先舔,他自己则是在敌人可能出现的方向上给队伍铺烟掩护,作为一个指挥,他总是一个人默默的注意着队伍的各种细节。

  物资补充完毕后,发现两台车子的耐久都不行了,不过因为我方是瞄着人打的,所以相比之下,对方的金玛状态要稍好一点,大概还剩四分之一的耐久,勉强还能开,坐车的三个人都有些害怕不敢上车,冷总却来了一句“没事儿!赶紧上来,这不跟新的一样么!”

  此时在某牙兰四封的直播间里,兰四封丧气的搓了搓自己那刚长出一点发茬的卤蛋头,想要努力的装作若无其事,但那一脸没回过神来的懵b状态怎么都掩饰不住。

  明明车上的三个人枪法都不差,明明大家的反应都很快,但是对面司机就喜欢拉扯距离,就是不敢痛痛快快的跟他们来一场酣畅淋漓的肉搏,总有一种一拳打在棉花上、有劲儿无处使的感觉,无奈而又憋屈。

  他偷偷的瞄了一眼弹幕,却发现自己的粉丝们却出其不意的没有喷他,而是都沉默着没怎么发言,只有寥寥几条用蹩脚借口来安慰他的弹幕,他知道那都是自己公会的人在试图减少他人气的流失。

  但他不知道的是,他的粉丝们并不是对他口下留德,而是和他一样,还处在懵b状态没回过神来,从头到尾的看完这场车战的很多人,都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压抑,沉甸甸的压在心里无法释怀。

  看着那台舔完包扬长而去的金玛尾灯,那种不可匹敌的压迫敢,几乎压得他们喘不过气,莫名的心悸和恐惧,深深的镌刻在了他们的骨子里,导致他们每次看到江湖人三个字就止不住的忌惮、忍不住的哆嗦。

  镜头拉回战场,就在冷总四个人开着对方残破不堪的金玛撤离战场的时候,代言率先发现大仓方向又有一台紫色特斯拉朝着自己这边追了过来。

  收到代言报点,陈然用刚缴获的六倍镜开镜看了一眼,发现对面车上的三个人都探头瞄着自己这边,估计是想等拉近距离再打,所以暂时没有开枪。

  在这种节骨眼上遇到一队满编,那简直就是相当的要命、相当的棘手。

  “准备下车!”

  冷总拖动视野看了看两台车的距离,目测根本到不了洋房就要被追上,车子耐久根本不允许他再继续开了,只能果断的在前面的树后、石头后分散放人下来,铺开枪线布阵防守。

  哒哒哒?

  对方枪声响起的时候,阿旺跳车跳早了,他下车打倒对面一个人之后,自己也被集火打倒,又被疾驰而来的车子补掉。

  不过这也不能怪他,车子的耐久实在是太低了,低到陈然和代言都头皮发麻,差点没忍住跟着阿旺一起跳,几乎是闭着眼睛坚持等到了掩体后才下车。

  估计是不知道冷总的金玛耐久几乎见底,所以对面司机没有直接一头撞过来,而是很理智的在右边的反坡停了下来。

  双方停车距离大概是七八十米,对方下车的第一时间就集火扫了一梭子,代言跳车的位置又正好在他们的枪线上,所以代言也倒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