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51书屋 > 从仙剑开始拯救女娲 > 第九十一章 只能说是反噬!

第九十一章 只能说是反噬!


  御守之力越发衰减,进攻之能却显强盛。
  八歧邪神对厄祸来说,不仅是被奴役的对象,一样是一道不朽封印。而如果七魂有缺,只剩其六,毫无疑问厄祸全盛状态的恢复,就会越来越快。
  死神叹声甫落, 谢云书刚刚虽感到吃惊,本身却似已有备策。再说八歧邪神死哪条魂关他屁事,包括亦正亦邪的狱婪在内,无不血债累累,全死光了都没一个算冤枉的。
  不过,谢云书看到厄祸作为,倒是回忆起了原作中, 八岐邪神故意放出“八龙神天护”化作八根龙柱, 任人轻易彻底摧毁的意图所在——敢情“八恶道”不仅能令厄祸掌握最强的防守,也使得七条邪魂与祂密不可分。对于狱婪来说,想要摆脱厄祸的控制占据主导权,不先把八龙神天护给破掉,根本不可能成功。
  毕竟,狱婪能暗算厄祸,总不能厄祸只会被动挨打?
  否则的话,此刻破坏神厄祸也不会轻轻松松,就拿欲织心当作挡箭牌,硬受龙潭天火活剐,使得体内邪魂禁锢变得削弱一分。
  然而另外一件出乎厄祸预料的事情,却也于焉发生!
  “这?你竟敢!”
  邪魂纵天化作一条虚无魔龙,被龙潭天火如影随形追索。破坏神厄祸纵有打压体内七魂之心,却无彻底失去“八龙神天护”的准备。
  照祂最初预计,谢云书这一剑下去应当像早先对付八歧邪神时一般无二, 能够将一魂重创沉眠。殊不料此刻这一剑之强, 居然将象征“色欲”的欲织心邪魂,从厄祸身上完全剥离。
  谢云书不顾厄祸怒色,泰然自若一拂剑身,反曼陀罗法阵的力量发作,穹霄之上的邪魂邪气,竟立刻被莲灯神力净化煅炼,化作一条空白魂魄,坠入冥界之门。
  “看在他们曾经受太曦神照愚弄,成为逆神七煌封印你的份上,给她一个转世的机会。”
  “喔,既不欲与神同存,让他们七人一起消失,也不失神的仁慈!”
  不再用“祂”而改“她”代称,谢云书的决意已经一目了然。但破坏神厄祸过去就是独来独往,与八歧邪神合一,不过是受人算计罢了。对于体内去掉一魂,厄祸接受的速度与应变倒是极快。
  反观死神与无间阎神一方,感受就不是那么一回事……死神沉声说道:“如果最终只剩下狱婪,事态只怕难以控制。”
  “可纵你与本座一齐出手,亦未必能制止局面往最坏的方向演变。”
  无间阎神暗中观察着不动如桩的近神人一页书, 道:“若非出手良机, 不仅未必能助狱婪脱离厄祸钳制,更会引来阵种两者敌意。何况, 不管怎样推算,厄祸都不似会承情之辈。”
  “嗯,棘手……”
  此时此刻,对死神两者而言,就有些不上不下。但处于银宇风暴中的谢云书与厄祸,各自皆无止战之意。破坏神厄祸在未重伤的前提下,根本不会给狱婪发动神躯后手的机会,顷刻又把“枭”、“殁王”两条邪魂给卖掉,任由谢云书剑剑剥离出去,与破坏神厄祸完全分割。
  猛提一股毁灭神能,厄祸胸口猩红涡旋,此刻竟呈现出瑰丽多变的镀金色彩,赫然已是全力以赴。而随着三道邪魂被谢云书剥离,厄祸已逐渐从八歧邪神的桎梏中解脱,发挥出更胜往昔的力量,逐渐扭转了先前被动挨打局面。
  不过,谢云书要想一鼓作气从源头干掉厄祸,就必须得只留“罪衍”、“暗宇”、“混沌”三道法准,把八恶道中七道邪魂与厄祸一一斩灭。
  且不提“反曼陀罗法阵”的破解之道,谢云书的打算一直很简单:管厄祸祂长生永恒,不死不灭,从根源上断了意识萌生。剩下三种法准留世,还能算得上厄祸“活着”么?
  “有罪衍法准在,你无法断绝人类恶念,神依然永生不灭。”
  “你确实比创世神无难缠,不然我也不会将你留在最后一個动手。”
  吸收负面情绪,源自暗宇、混沌,任何一种条件都令厄祸得天独厚,只可封印,难以抹杀。但偏偏谢云书就要钻这个牛角尖,以掌盖拳包住厄祸重击。
  而这一次,但见银宇风暴持续不散,又受谢云书与厄祸灭世对轰。刹那,双重恐怖无边的能量,瞬息充斥八荒,来回碰撞冲突,竟使空间龟裂,乍然时光倒流。
  只是与其说是时空回溯,却不如讲是回到一段历史的时空碎片。就在两人被卷入过去之时,一页书、小蛮先一步跟进,死神、无间阎神也紧跟其后,纵入银宇风暴当中。
  余光一瞥四周景象,交战中的厄祸记忆稍有恍惚:“这里是……狱婪曾经的记忆所在?”
  “是哪都无所谓。”
  本身就是带着女儿跨界而来,谢云书早已习惯时空逆旅,半点都不在乎入目景色突变。而厄祸神力所及,无物不毁,不管是在过去、未来、现在,分生定死难道还看时间?
  凌厉一剑犀利无匹,厄祸再以“天回宗”作挡箭牌,故技重施又一次剥离一道禁锢。
  可在这处时空碎片当中,“天回宗”仿佛回忆起了曾经,他尚且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时的凄惨境遇。而一想到被神遗弃时的绝望,以及深爱的“欲织心”被厄祸利用挡剑惨死,“天回宗”在灰飞烟灭前,竟将一身邪力回流,逆转给厄祸体内迟迟无从动作的“狱婪”。
  “奇迹之子羽岚,不论结果,本宗要你向厄祸复仇!”
  临死之前,“天回宗”竟喊出狱婪真名,使得厄祸动作一顿。始终保持冷静,谢云书趁势一剑疾刺,专门朝着祂胸口霓光闪烁的奥特曼“信号灯”戳了进去,终第一次令厄祸发出一声痛呼惨嚎,浑身被无穷如血黑烟。
  一瞬间,厄祸看似变得更强,但祂体内隐患随之增加。狱婪的存在,就像一根芒刺在背,从始至终令厄祸心下难安。而越是如此,厄祸脑海却唯有“破坏”的念头,践踏世间万物,凌驾苍生之上,才是破坏神厄祸的生存法则!
  “你们,当真该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