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51书屋 > 从仙剑开始拯救女娲 > 第九十二章 内讧

第九十二章 内讧


  “该死的又是谁呢?”
  这句话,却非出自谢云书止口。而是仅剩的三道邪魂中“夜诛”沉雄声线。八歧邪神七道邪魂中,大体只有狱婪、夜诛与无间常黯皇,在厄祸“罪衍法准”的神力支撑下,称得上是真正的神级武力。其他四个更像凑数堆一块,不谈八岐邪神本身根基,打现任逆神七煌都赢不了。
  不过, 这也是“逆神七煌”这种临时的草台班子的通病了,里面一定有三四个拖后腿的。
  相比起上一代逆神七煌,玉龙隐士找的七個人里面,好歹前面四个的实力,都比曾经的八歧邪神分魂强出天壤之别,不是什么书生谋士妓女一流。谢云书临时找天扇子、独千秋凑数,更将“图龙八解”的威力完美发挥。
  另外一边, 厄祸这一次再想湮灭体内仅剩三魂, 却已受到阻碍。而受龙潭剑伤在前,厄祸此刻更见恼怒:“天狼夜诛,凭你也奢想抵抗?”
  “你我本是一体,而我也早想与你再一次较量胜负。”
  作为七魂第二,夜诛本身能够将七魂力量合一,此刻负隅顽抗,却令破坏神厄祸行动滞后生涩,不仅未能即刻吸收夜诛,反使体内神能紊乱,被谢云书屡屡得手,转眼身留万千天火细痕,持续灼烧神躯。
  恼恨至极之下,破坏神厄祸不允内耗加剧,更不欲令谢云书一再占尽先机。刹那间,此处仿佛水云桃源般的时间碎片, 便被一股昏暗力量彻底覆盖。纵使是谢云书一时之间, 都失去了破坏神厄祸的气息,宛若倒转混沌开天之初!
  立足无声黑暗境界, 无须多余思考, 谢云书顷刻明了,这是破坏神厄祸颠倒寰宇,化光明为暗色,准备先处理掉剩余三魂,再跟谢云书一决雌雄。
  可有开天辟地的莲灯在握,谢云书即将功力雄浑灌注其中,催动太始莲灯浩瀚法力,霎时一线光明照破山河,将黎明重新带回天地,直往黑暗深处的威胁长驱直入,搜索着破坏神厄祸的下落。
  不过,仅此须臾失踪,破坏神厄祸独自压制体内三魂,却已是绰绰有余。
  任凭夜诛勇武擅战,无奈神能差距过于明显,转眼就要被厄祸完全镇压。当然对厄祸来说,祂并不想像谢云书一样对七魂斩尽杀绝, 毕竟八恶道合一以及“八龙神天护”的益处实实在在,哪有自断一臂的道理?
  可就在夜诛邪力将竭的关头, 此獠不愧昔年与无间常黯皇并列的骁勇之辈,竟将自身魂力与先前被杀的“天回宗”、“枭”、“殁王”、“欲织心”四魂残余力量,五魂归一全数舍弃传给狱婪。
  “奇迹之子,交给你了。”
  做完这一件事,夜诛便重新被罪衍法准奴役,无从挣脱厄祸束缚。这也多亏他跟狱婪,是七魂当中唯二能够集合七人力量的家伙。否则换做无间常黯皇,都没办法截留先死掉四个的力量,给狱婪留下翻盘的一线生机。
  不过再度失去一魂钳制,破坏神厄祸已近乎完全解放。剩下的无间常黯皇虽与七魂同一立场,但因是最强的双头龙魂,曾经又与夜诛乃是敌对,与其他六人的关系称不上和睦。
  饶是狱婪得到五魂支持,究竟能否取得成果,仍得“听天命、尽人事”!
  “狱婪,当初神果真就该将你一次抹杀。”
  “空口无凭。对你我而言,此刻已必须同舟共济。”
  纵使死掉四个战友,濒死一个同盟,狱婪的口气依旧镇定,与厄祸心中传话,道:“他即将追杀而来,难道你想此刻与我分出生死?”
  “等他给你创造出机会吗?”
  破坏神厄祸极为自负,压根不信此时砧板上的鱼肉,能将祂怎么样。可就在此时,厄祸胸口红光骤转银汤亮色,整个人竟从金属黑呈现出雪白姿态,令祂不由心生凛然。但也只维持了片刻,厄祸就将这等异状平复了下去。
  而看着自身异变,厄祸面容仍不禁露出阴沉之色:“这就是你的底气?”
  “你以为,吾等七魂让你脱离沉睡,只是为了资敌人?”
  “哼,你对罪衍法准做了什么?”
  狱婪从容道:“你我神魂相连,罪衍法准也不例外。但如今已无完全的罪衍法准,唯有升华其上的善恶法准。”
  “善恶法准?笑话,神岂有善恶之别!”
  厄祸不屑一顾道:“你七人耍弄心机,就是为暗蓄力量与神抗衡?可惜,前五人的下场,便是你与金耀常黯的借镜!”
  “吾知你漠视世间一切规则,不将任何外物萦挂于心。吾亦不得不承认,只靠个人与无间常黯皇的力量,难以令你再度沉睡不醒。”
  狱婪说着就是一个转折:“可惜,你现在碰到的对手,容不得你分心旁顾。这并非威胁,而是一个再明白不过的事实。”
  厄祸冷哼道:“厄祸之始·万恶之初……在这片世界,神自混沌虚无而生,你将厄祸想的浅了。”
  “是么?你太不在乎外界的变化。”
  狱婪突然提起来一个人名:“太曦神照已被封印。”
  “什么?!”
  “宇宙法准、暗宇法准。你与祂是光与暗的两面。现在,谢云书既能设法镇封太曦。任你凌驾诸神之巅,身为万恶原初全力以赴,也未必能够取胜。”
  “这,就是你想说的全部了吗?”
  经过刚刚的震怒,破坏神厄祸随后就又平静了下来,像是不再留意太曦神照的下场。象征宇宙暗面,万恶概念的祂,并非不懂狱婪口中之词的对错。但作为曾经的老对手,狱婪却也清楚的知道一件事,一件正在发生的事。
  破坏神厄祸仿佛冥顽不灵,全然不顾狱婪的威胁,兀自催动不绝神力,强行封锁无间常黯皇与狱婪的意识,以免影响接下来的战况。可这片黑暗境界,终被光明追溯至源头,长空燎原火柱,崩天烧云而下。
  不过,暂时封锁住隐患的厄祸,终于可以再度拿起祂的武器,“罪衍法准”纳宇宙暗能为己用,千变万化凝为一口兵刃,与龙潭铿然交格,霎时玄黄两分,泾渭分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