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51书屋 > 从仙剑开始拯救女娲 > 第九十三章 再爆一次

第九十三章 再爆一次


  相较于“缔魔剑”这口外来植物,“罪衍法准”方是厄祸曾经纵横天下的武器,能够持续不绝吸收宇宙负面能量,化为己用,可谓永不匹配。
  但任凭厄祸一再提升神能,此刻双兵一交汇,谢云书却不曾退避。光暗交错, 天雷地火齐动刹那,却终是开天辟地之火精,焚去半天阴霾,牢牢站稳上风。
  一人一魔再一交掌,举手投足已是万里陆沉,乾坤颠覆骇人之景, 身下尽无立锥之地, 唯见无底深渊存留。就连这段异常时空碎片, 都近乎承受不住两人交锋,隐有崩塌毁灭之兆!
  然而越是如此,谢云书气力愈提。莲灯剑上锋芒炽烈,逼得厄祸越发难以喘息。这一次拿出底力对敌,谢云书就是要从头至尾,打定主意将厄祸死死压制,不给祂分毫转移破坏外物的机会,免得造成无谓的损伤。
  光从此点判断,已然回过味来的厄祸,登时只觉一股极致的羞辱,从心底涌了上来:“你,竟敢这般小看神?!”
  “你既底牌尽出,我还有什么不敢?”
  狂风骤雨般的剑式,招招皆具天火净厄之效用。而太始莲灯与创世火种的开天特异性, 更令厄祸所拥有的半部混沌、一部暗宇法准的特异,难以发挥出分毫作用。
  得占这般优势, 又见厄祸已尽全力,谢云书凭什么不能藐视待之?
  “过去你视苍生如蝼蚁践踏,今天被人踩在脚下不是很正常么?”
  既然七道邪魂都被厄祸折腾得差不多了,谢云书就没必要继续跟祂客气。兵刃相交,恢弘光焰过处,邪流无不逸散净空。紧接着,谢云书翻身一跃,一脚蹬在厄祸头上,将之深深压入虚空深渊。
  而就算占尽上风,谢云书却依旧不吝借助外力,立朝另外一人对上话:“一页书,就是现在。”
  “祸世七劫曜天华·万念血闇唯一击!”
  身经百战的僧者,心知尚有魔神窥伺在侧,不宜多做消耗之举,甫一出手就要一举净空体内死阳血暗愿力,存余自身真元以备不测。
  饶是如此,这一掌就要将全部愿力宣泄而出,连带佛门神兵杀生罪上澎湃巨能亦与之呼应。使得死神、无间阎神根本无从拆解插手。
  可以这么说,谁碰一页书这一下外加杀生罪,那都免不了重创的结果。死神跟阎神又不是什么大善茬,非得舍身忘我替狱婪卖命。
  而被谢云书针对的破坏神厄祸,不想再遇近神人殊死一搏,此刻终于心焦如焚。但任凭厄祸高举两臂, 并掌成刀斩向双腿,欲逼谢云书退让。谢云书却是岿然不移,脱手灯剑双分,各自有灵一般,恰到好处挡住厄祸灭世之威。
  兔起鹘落间,谢云书倏而翻身倒悬,五指如利爪一般扣在厄祸天灵。为防谢云书天火灌体,破坏神厄祸不得不将无间常黯皇的魂力,以自残之态聚集头顶抵住灭顶凌厉狠抓。
  可如此一来,本就处于颓势的厄祸,就无法全力应对近神人蓄势决胜一击。只见一页书周身圣气充盈,双手斜举微抬,足下骤生呼应血闇之力的红莲业火。人中之龙与万恶之初的生克,在这一招之间决晓正邪高下。
  蓦地,杀生罪红烈先行,穿刺疾射厄祸。破坏神唯有以“罪衍法准”拟成盾形,一阻杀生浩威。
  然而,天佛断罪岩的这一口“杀生罪”,虽有极大的使用负担,短暂的爆发却连虚无的力量都不足以抵御。此时厄祸泰半威能,被谢云书压制住,仅凭无人操纵的“罪衍法准”抵挡“杀生罪”无疑与白给无异。
  一页书白衣乘风破空,凌空虚度,顺势一拍“杀生罪”末尾,真佛渡世之功刹那迸发,圣辉璀璨,顿将七大罪邪能震散。下一秒,近神人一页书排山倒海直捣黄龙,将蓄力齐备集众生救世之念的的一掌,化作两手之间瑰丽无匹的血莲,一鼓作气“按”在厄祸胸膛!
  “噗——”
  就像是掸去身上灰尘的轻闷“噗”声,血暗巨能不曾表现出外在的摧毁破坏性,而是尽数直入神躯的物理“超度”,弹指须臾已不见血暗真力存留,注入厄祸神躯之中,意在由内而外爆破。
  毕竟。破坏神厄祸的躯体,乃是正邪不破之躯。若非谢云书突破八龙神天护在前,又把厄祸压制得动弹不得。一页书纵有与之正面一战的资本,也很难凭这一招取得决胜战果。
  而在打出这完全一击后,一页书亦不由鲸吸吞气,热汗直流。厄祸状态已见不稳,目眦欲裂,显然受创不轻。
  谢云书为防厄祸反扑,导致一页书彻底失去战力,当即腾身后撤,旋即召回灯剑交叠。
  前者对准厄祸双眼,释放天火驱散混沌阴霾的开天昊光。后者即化九泉归墟祖龙之影,以“记忆”这一概念作为力量,无孔不入倾泻而出,仿佛唤醒了厄祸当初被狱婪七人封印的噩梦。
  诸神噩梦,此刻自身亦生噩梦!
  两股庞大能源一并发作,简直摧枯拉朽一半,登时引得厄祸体内血暗之力无从压制,当场惊爆之声四起,将厄祸身躯炸成稀巴烂。再怎样强悍的正邪不破之躯,失去团结八魂一体的“八龙神天护”,也不过如此罢了。
  滚滚黑烟,仿佛厄祸骨血化作的黑暗宇宙一面,从爆破中央横扫卷席,彻底粉碎了这一时光碎片,把众人重新拖回现实。
  而方才来自三人力量的爆破虽是刚猛无匹,但几人及时守御,纵使受伤亦然有限。谢云书更及时一转龙潭,挡在一页书前方,尽可能削减余波殃及,同时提防着死神与阎神的动作。
  “三招。”
  “还有三招么?”
  一页书言简意赅,干脆直接陈述出此刻自身状况。而这三招还是算上“杀生罪”残余一招的力量。满打满算,拢共一页书尚有两次近神人姿态的全力以赴机会。
  不过,被血暗之力一鼓作气爆破,又被谢云书给补了致命一下。厄祸基本上翻车已是必然,谢云书不疾不徐朝小蛮招了下手,说道:“待会儿看到另一半混沌法准,直接去取。那一半一直属于厄祸,并未诞生出自我意志,好降伏许多。”
  “哦,好的,爹!”
  相比起创世神无的各归各家,只有半本混沌法准作为本源。厄祸自身独占三大法准,善后起来不是一般的麻烦。
  更何况——无尽黑雾缭绕蔓延之地,隐约可见一道皓白身影与厄祸神躯不断交错,显然对厄祸的本源抱有企图的,不止一人。
  “狱婪,你若不与厄祸分离。想死的话,我不介意再补上一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