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51书屋 > 敬我为神明 > 第七百六十七章 酒馆鬼混

第七百六十七章 酒馆鬼混


  眼看卢戈说着就要走,帕拉丁不禁追问道:“卢戈,你这是要去哪?”
  卢戈把牛牛抱了起来,淡淡地说:“不去哪,大人这次被调走,我跟这个尤里又无亲无故,不想给他卖命。再说了, 我这两年钱也赚够了,买栋宅子每天喝酒泡妞养老,不比脑袋绑腰上的日子强?也是时候退休了。”
  如果卢戈这时候遮遮掩掩,找些其它什么借口,帕拉丁可能还会觉得这家伙在谋划什么,可他把话说得这么明白, 直接冲尤里去, 那多半是真的撂挑子了。
  卢戈看向帕拉丁等人,平静地说:“不管怎么说, 以后大家还是兄弟,吃饭喝酒可以找我,其它公事就别来烦我了。”
  卢戈说完,带上牛牛吹着口哨离去。
  “这火是你放的吧?”尤里冷眼注视着卢戈的背影,阴森地说,“按照多古兰德行政机构建筑标准,木料一般都经过工匠特殊处理,有防火镀层,正常情况不会发生火情。”
  “能烧成现在这样,肯定是人为纵火。看起来你废了不少心思,怎么?这座府邸里藏着什么秘密,你怕被我发现?”
  卢戈仿佛什么都没听到,仍在跟牵着的牛牛闲言碎语,直到尤里大喝一声,他才一脸懵逼回过头:“啊?你是在跟我说话?”
  尤里眼神忽明忽暗, 沉默片刻后, 他不再看卢戈,只是冷冷地留下一句话:“我会盯着你的。”
  ...
  在尤里的紧急调度下, 行政府邸的大火于当天晚上被扑灭,不过整栋主楼里里外外都已经被烧毁,除了石壁结构还算完整,其它东西基本什么都不剩了。
  特洛伊的人在现场进行了勘测,因为火势太大,没能找出什么痕迹,尤里也只能把怒火发泄到那些背锅的仆人身上,草草处理了一批人了结此事。
  尤里上位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将原属奇诺麾下的人暗中监控起来,尤其是卢戈,虽说这家伙撂担子不干了,看上去置身事外,但尤里总觉得他背后有什么秘密,派出去监视他的人非常多。
  而卢戈倒也言行合一,真就拿着这些年赚的钱买了栋宅子,每天去酒馆跟狐朋狗友鬼混,对薄暮城里的事不闻不问。
  几天后, 帕拉丁有些忍不住了, 动身去找卢戈。
  卢戈此时正在城中一间酒馆鬼混, 身边跟着好几个以前混街头认识的痞子, 这些狐朋狗友包了酒馆中位置最好的座位,叫了十几個女孩在边上陪酒,真称得上是花天酒地。
  这些痞子里有个缺了一只眼睛的人,外号“独眼琼”,原本是个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的恶棍,曾遭到当地通缉,后来因为身手好被卢戈看中,他利用原来治安队长的身份撤销了独眼琼的通缉令,两人也都是以好哥们相称。
  独眼琼少一只眼睛,颧骨突出,满口烂牙,相貌非常丑陋,再加上不注重个人卫生,嘴巴很臭,那些陪酒女被亲的时候多少显得有些难堪,但他似乎很享受这种“你不喜欢、又不得不迎合我”的感觉,满脸嬉皮大笑。
  就在这时,一名侍女过来给贵客们端酒,刚把酒杯都放下,独眼琼突然牵住她的手,猥琐地笑着:“来,酒杯一会再摆,先过来陪哥哥我玩玩。”
  侍女诚惶诚恐说:“大人,我不是陪酒的,您还是找其他女孩吧。”
  “不是陪酒的?你现在是了,我按陪酒的价格给你钱,行了吧?来来来,给我抱一下。”独眼琼说着就去搂侍女的腰。
  侍女有些惊慌,下意识挣扎起来,推了独眼琼一下。
  这一推直接犯了独眼琼的忌讳,他是跟人出来找乐子的,什么时候遇上过这么扫兴的事,直接一耳光将侍女扇倒在地,大骂道:“装什么装?!”
  侍女无助地跪坐在地上,捂着火辣辣疼的侧脸,却不敢得罪这些贵客,只能一声不吭抹着眼泪。
  卢戈已经喝高了,见此哈哈大笑起来,往桌上丢了厚实的钱袋,唏嘘说:“兄弟,女人不是拿来打的,是拿来宠的,巴掌难道能比月币管用?”
  独眼琼会心一笑,拨开钱袋抓了一把银月出来:“说白了,酒馆里的女人有什么好货色,不就是要钱嘛,老子给你钱。够不够?够不够?够不够?”
  独眼琼说一句就扔一枚银月,而且是往侍女脸上扔,惹得卢戈等人哈哈大笑。
  酒馆老板和客人们都认识卢戈,知道这是不能惹的主,所以没有人出手管,都在旁边跟着起哄,任由侍女缩着肩膀在那里啜泣,默默忍受凌辱。
  帕拉丁快步从人群中挤了出来,二话不说,上去直接一脚踹在独眼琼的软肋上。
  独眼琼吃痛摔倒在地,完全没想到有敢管闲事的,脾气顿时炸了,抄起椅子就打算还击,然而他还没抡出去,定睛一看来者是帕拉丁,顿时手足无措站在原地。
  帕拉丁在薄暮城虽然没有正式官职,只是府邸里的商队管事,但谁不知道这是奇诺身边的大红人,跟卢戈也关系匪浅,独眼琼可没有和他硬刚的勇气,唯唯诺诺说:“帕拉丁大人,小的没看清是您,冒犯了...”
  卢戈一看帕拉丁来了,醉醺醺招呼道:“咦,兄弟,今天有空来酒馆?快快快,坐下一起喝。”
  帕拉丁冷冷地说:“卢戈,你还真是会做人啊,尤里来了你不跟大家一起顶,自己一个人跑了。”
  “跑了也就罢了,整天躲在这里鬼混,跟一群人渣欺负小姑娘?奇诺大人教你的东西都喂到狗肚子里了是吧?”帕拉丁说完,一点也不客气,直接拿起桌上的酒泼了卢戈一脸。
  “喔!你是不是有什么毛病?”卢戈的面色顿时变得难堪,他抹着脸上的酒水,直接气笑了,“兄弟,我在这干什么事和你无关吧?好好的干嘛来打搅我的兴致?”
  帕拉丁冷哼一声,瞥向跪坐在地上的侍女,说:“你先走吧。”
  侍女刚感激涕零地给帕拉丁道谢,卢戈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不准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